登 录    |    注 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资讯
 

家族精神的传承,需要让下一代做慈善

发布时间:2014-12-02 发布者:中国商业电视台

2014年12月02日 10:43

慈传媒《中国慈善家》:作为英国规模最大的多家族理财企业的董事长,在与中国富豪的接触过程中,你对他们形成了怎样的印象和了解?

  马丁·格雷厄姆:中国富豪的数量之多、发展之快,让我惊讶。我们估计,中国富豪的总资产值可以达到15万亿美元。他们都是典型的凭自身力量成长起来的企业家,他们想在全球范围内多样化地配置他们的资产。有意思的是,他们很多还希望通过设立信托基金以进行慈善事业。他们致力于回馈社会的强烈社会责任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喜欢中国人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激情,以及对生活的热爱。慈传媒《中国慈善家》:据你观察,在亚洲,中国富豪和日本 、印度富豪有哪些异同之处?

  马丁·格雷厄姆:我认为,中国和印度的情况是比较相像的。印度富豪经常“肥水不流外人田”,比如,会给自己的亲戚创造更多、更好的工作机会。他们认为,家族办公室能做的事情,他们家族自己也可以做到。但是,他们对税收、资产组合等专业服务的需求度也越来越高。他们自己处理这些问题时,问题频出。此外,他们家族内部成员之间因代沟等问题而出现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日本的情况就不太一样。因为日本大多数富豪都不是新富,他们的财富可能已经积累了几代人,都比较稳定,其中有不少家族很早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家族办公室。中国和印度的富豪新富居多。但是,在我看来,正是因为中国和印度的这些新富大多出身贫寒,所以更加不忘本、很多人都有很强的回馈社会的责任感。慈传媒《中国慈善家》:家族办公室的历史已经超过百年,瑞士、美国 、英国等都是这一行业发展相对成熟的国家,但是在经济急速发展的中国,这个行业却仍显陌生。中国富豪的接受程度如何?

  马丁·格雷厄姆:他们都有很强的设立家族办公室的意愿。因为当他们变得富有之后,就需要有人帮助他们照顾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进行投资。构建财富结构、配置不同资产、从事慈善事业、确保财富从一代人顺利地传承给下一代人等等。简而言之,他们需要专业人士来帮他们简化生活,并使得生活更加顺畅。所以,他们很希望设立一个独立的家族办公室,或跟多家族办公室合作。

  如果他们去银行寻求相关服务,他们所能获得的将会是一些标准化的服务产品,无法满足他们真正的需求。但是,家族办公室的模式就非常好,因为它的服务模式就是建立在充分聆听并充分理解客户真正需求的基础之上的。针对不同文化背景的客户,家族办公室也能够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例如,俄罗斯的客户比较忌讳死亡的话题,我们就不会直接和他们讨论家族财富传承的问题,而是会改变方式和措辞去沟通。慈传媒《中国慈善家》:中国富豪家族和欧洲富豪家族,对家族办公室的需求有什么不同?

  马丁·格雷厄姆:中国富豪家族的需求更多地是要在全球配置他们的资产。这是和欧洲富豪家族最大的差别。他们需要构建自己的财富架构,需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外国去接受教育,需要到外国寻找、购买房地产,等等。欧洲富豪家族的需求则比较固定,他们需要的服务主要围绕着资产管理以及财富传承的问题展开。总体上说,中国富豪家族需要的服务比欧洲富豪家族所需要的多。慈传媒《中国慈善家》:对于家族资产管理,你有什么建议?

  马丁·格雷厄姆:第一,拥有资产就意味着让自己的资产多样化,因此要把资产投放在不同的地方,并且分成不同的种类和级别。此外,投资的风险和回报要平衡,投资组合中的大多数产品应该流动性较好且分布在全球。对于高回报的产品要学会克制、慎重地进行投资。一个平衡的投资方案以及各种结构良好、级别不同的资产,再加上有效的避税办法,就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投资组合了。慈传媒《中国慈善家》:既然谈到了家族财富传承的问题,那么,从你的专业角度看,家族财富传承成功的关键因素有哪些?

  马丁·格雷厄姆:首先要深入了解每一个客户的具体情况,看看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因为不同的客户可能对家族财富传承的理解会不同。第二,要确保管理好财富,确保财富能够一代代传承。很多富豪家族“富不过三代”,要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教育下一代是非常重要的,这样他们就能够理解财富是怎么一回事,理解他们对于家族的责任。对于很多富豪家族的下一代来说,承担家族责任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另外,比较重要也比较复杂的是要确保安排好家族的信托结构以及财富的保值计划,否则,财富会消失得很快。

  为未来规划至关重要,需要专业的人才和工具。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虽然他们家族内部也出现过一些纷争,但总体来说,他们在财富传承方面还是比较成功的。他们比较擅长规划。如果不提前规划,传承安排就会混乱,家族成员之间就会产生争斗,家族财富也会随之被稀释。据我所知,有两三个我熟悉的公司都在为他们提供家族办公室的服务。

  相对于有形财富的传承,家族精神等无形财富的传承困难得多。让下一代去参加一些慈善事业,让孩子明白财富可以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积极的事情,培养他们对财富价值的积极认识,这是很好的一种教育方式。慈传媒《中国慈善家》:让财富更有意义,慈善可以怎样做?

  马丁·格雷厄姆:最重要的是参加真正能够带来改变、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的慈善事业。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把钱给出去的简单行为,参与者要切实理解怎样做才能带来真正的不同。否则,就只是说来好听而已,慈善的效率却非常糟糕。在自己关注的领域设立慈善基金,或者把钱投到一些真正在做具体的事情的成功的慈善机构,都是很好的做法。我们的一些客户就做得很好,他们把钱捐给一些慈善机构,然后具体指定这笔钱的用途,比如要找到治疗囊性纤维恶化等恶性疾病的治疗方法等。关键是要理解慈善的真正含义,以正确的方式做慈善。慈传媒《中国慈善家》:具体而言,在推动家族慈善事业方面,家族办公室可以提供哪些服务?马丁·格雷厄姆:我自己就经常参加公益慈善活动。我以前在多家儿童福利机构工作过。今年夏天,我还参加了一个骑行筹款活动,从伦敦出发,骑自行车走一千多英里,筹到的善款全都用于救助残障儿童。

  就公司而言,我们会帮助客户制定慈善规划,也会通过成为客户慈善信托的受托人来提供帮助。从法律 、项目运营、与其他慈善网络联系、慈善筹款等各个方面,我们都能够提供专业的服务。

  文化艺术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构成部分,而从事文化艺术类的慈善可以让人学会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还可以陶冶情操,尽管效果不是那么真切可见,但无疑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会邀请客户参加各种各样的艺术展览,向他们讲解艺术,和他们一起向艺术家致敬。但是,我们并不会在活动过程中向客户筹款。客户如果要捐钱的话,更多地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因为,一般来讲,客户对于自己在乎和想要推动的事情都有比较强烈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