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资讯
 

家族企业传承:大陆与台湾面临相同的困境

发布时间:2015-01-07 发布者:中国商业电视台

2014-11-27 15:03

蔡鸿青博士:法国巴黎银行董事总经理、台湾董事学会发起人暨常务理事台湾董事学会创始人

和其他研究家族企业的学者相比,作为法国巴黎银行董事总经理、台湾董事学会发起人的蔡鸿青因在家族企业的亲身际遇而决定投入这一研究领域。“在台湾,提到家族传承,总是带着一丝隐晦。”蔡鸿清说,虽然台湾企业多为家族企业,但是在台湾的媒体中也只是聊聊数语谈及家族企业的恩怨情仇,至于家族企业如何传承,如何治理几乎少有人涉及。

蔡鸿青的父亲和叔叔曾经共同创业,家庭突遇变故的时候,作为继承者的蔡鸿青不想再参与家族事业,转而出国留学。当他做出这一决定时,父亲的精神支柱倒了,虽然没有阻挠儿子的选择,但是不久之后父亲便把股权转给了叔叔,彻底离开了经营多年的事业。

这件事让蔡鸿青感触很深,他第一次发现家族企业太过于人治,关键岗位的人员一旦去世或是离职,整个企业的经营战略都会发生变化,而这样的企业治理方式很难将企业做大。

留学结束回台后,蔡鸿青相继进入企业和投行工作。在收购兼并和资本运作中,台湾家族企业的问题再次凸现出来,人治和家长制大于制度治理,凭着情绪和个人判断来管理企业。尤其是当遇到传承的问题时,更是不愿直面。“在台湾的家族企业中,选人时亲情是第一位的,血浓于水,信任超过才干。”蔡鸿青说,“如果说30年为一个世代,台湾的家族企业从第一代传到第二代时问题并不大,因为年纪都比较大,但是到了第三代时企业传承的内在问题和外在问题就很难再浑水摸鱼混过去。当外部经济状况良好时,大家都和平相处,但是当经济反转要做重大决策时,分散的股权在决策上就会出问题。”

台湾从中小企业从制造业起家,与中国内地家族企业起家的方式颇为类似。“中国内地企业刚刚面临第一代交接班的问题,但是从台湾已经走过的老路上,同宗同源的文化习俗可以对中国内地企业传承提供很多正面或反面的借鉴。”

一.传承的多重困境

在蔡鸿青看来,尽管太晚民营经济发展步伐要早于大陆,但随着经济一体化的形成,二者在传承问题上面依然面临着大致相同的困境。

挑战一:企业层面的转型挑战

台湾和大陆家族企业,数量极大,整体规模偏小,先天就有资本弱化的问题。面临全球化竞争,中小企业规模不足、资本结构脆弱,小资本规模明显成为劣势。以出口导向的加工制造业,有垂直分工的行业模式,反应弹性高,但附加价值弱获利偏低。中小型家族企业的商业模式在规模效应、出口模式与垂直分工面临挑战,企业需要转型,提升附加价值以大幅提升竞争力。

挑战二:董事会层面的老化挑战

从1949年算起,台湾家族企业已进入第三个30年,正迎接进入世代交替第三代的挑战。虽然企业开始进入第三代世代接班阶段,但董事会结构明显有老化现象。调查显示,超过50%以上老板仍未有清楚的接班计划。以制造出口为主的中小企业需要老板亲力亲为,造成新生代接班不易。加上台湾深受美国文化影响,多数后代早期留学后不愿回国接班。科技公司优渥股票分红吸引大批人才,小型企业不易吸收专业经理人,台湾家族企业的领导层老化严重。在大论,这一现象也极为明显。

挑战三:家族股东层面的分家挑战

早期企业家辛勤工作,企业主多未有余力及早规划完善的家族控股架构及遗产规划。中小家族企业公私不易分离,早期创业资本多有家族助力与家族资本参杂。资产规划与股权配置属于家族内敏感与禁忌话题。加上台湾历届出台的税制法规繁复,造成家族控股架构凌乱。进入二三代后,家族成员繁衍,股权结构自然分化,持股零散,造成共同决策不易形成,形成没有效率的家族控股模式。部分家族成员分化成为小股东后无法介入董事会经营,所以不愿将获利再投入,让负责经营的家族成员无法进行有魄力的重大决策,进行策略转型。

过时的商业模式、老化的领导团队以及无完善的控股架构,造成接班问题严重、家族控股分化、新一代分家不断、家族纷争不断,企业缺乏创新转型、竞争力快速下滑。如果问题不及早解决,两地家族企业恐有集体凋零之虑。

但目前研究家族企业之学界研究多偏于社会学与心理学,管理学界多关注企业层面议题,在家族利益大于企业利益的社会结构下,应当有更多研究资源投入。此外,台湾多受美式管理资本学派影响,一味强调管理权与所有权分离之法规架构,此一思维所反映的税、法、交易规定,造成企业主控股架构与实际状况不符,造成控股股权结构复杂问题。

二.接班的实质:把一个健全的接班模式传给后代

台湾目前所面临的三个挑战与内地第一代家族企业所面临的状况是非常接近的。接班不只是把股票传给后代,更是要把一个健全的接班模式传给后代,即家族、董事会和企业的三轨规划。

在企业传承中,最难传的不是财务资本,现金、不动产、股票、艺术品只是传承的一部分,也很容易传下来,但是像企业家精神、管理技能之类的经验资本和与信用、知名度以及社会地位有关的人脉资本却很难传承。特别是像创业者的经验资本,通过在这个创业过程中打拼领悟出来的商道最不容易传下来。

直观地来说,华人“直系接班”模式需要重新考虑。传统华人家族企业主要以直系血脉长子嫡传为主,不用外姓。传统的直系血脉年龄结构上两代相差至少30岁,现代的晚婚或少子化现象让这一年龄差距更严重。在位者届退时,继位者仍未有足够的经验与阅历接班,造成传承不易。直系接班不仅有二代适任性与适格的问题,二代继任者的专业历练或能力不足产生接班意愿差,有鉴于此,一代在位者相应地产生不敢或不愿授权的现象,进而形成接班问题。全球化新经济下经营环境变化快速,让直系接班实务上更有问题。

欧美家族企业所常用的“旁系接班”与“专业接班”亦为三种接班模式的其他选项,可为交叉应用。旁系接班为考虑由姻亲接班或表亲接班,多为欧美国家采用,旁系接班突破直系接班的年纪巨大差距,解决了世代接班的问题,成为“1.5代”接班模式,因为价值观与管理经验与在位者相去不远,继任者可容易与在位者并轨管理,减少交接问题及代沟问题。然旁系接班模式中对于所有权与激励机制关系暧昧不明,如何平衡权与利是一大挑战。反观专业接班模式则完全不考虑家族关系,仅就专业能力考量,是美系管理的主张。然而如何选贤与育才则是一大学问,激励机制与家族成员间的互信与互动则是另一大考验。

完善的“接班工程”不仅要考虑传贤或传子的问题,更要有接班梯队的规划、培养与历练,有完善的培养、挑选与接轨,才有办法在家族企业的环境下降低失败的风险。

三.传承的关键是家族治理机制

家族第一代资本创业,第二代成长扩充,第三代守成。人口繁衍开始外放,经济利益与权力结构开始复杂化,不易统一控制。有共同的资本平台,经济利益才可集约并集中。有专业治理的平台,才可有专业人士代劳及决策中心,世代延绵不绝。有交易与流通的循环机制,避免所有权外流与纠纷。有新创投资与资产挹注的机制,才可生生不息。有管理权、所有权与监督权三权合一的治理架构,才有办法将“人脉资本”、“经验资本”与“财富资本”全方位世代传承。

没有清楚的核心价值与具体目标、没有共同资本与利益平台、没有平衡的治理架构、没有人脉经验与资本接班传承,家族企业永远无法突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权与利的平衡是制度设计的根本。

以家庭价值观为中心,以家族治理为永续发展的经济载具。在清楚的游戏规则下,收敛家族经济利益,凝聚权力核心,但让经济利益在繁衍的世代血脉中永续成长。

永续发展的关键在传承,传承的关键在于制度设计与执行。目前大家研究的重心皆在于如何接班,而非设立永续经营的家族治理机制。家族治理 (Family Governance) 的功能在于维持与增加家族企业利益,保障稳定的控制权,确保股东以专业治理与看待公司,让公司与家族共同永续成长。

西方与东方的家族企业最大之不同点在于,家族治理与企业治理清楚分离但互相制约,家族利益透过一定的治理结构,使股东利益与企业利益结合。

西方有完整的家族治理模式以延续企业长久发展。欧系家族治理模式与美系家族治理模式不同。美系治理除了部分为欧系企业之殖民与延伸外,新内地成长的企业早期以工业、科技与金融行业为主且家族繁衍历史较短。美系家族治理较简单,主要以基金会、基金、控股公司或信托等财务控股机制为主。

欧系中,以德国与法国有最多知名的全球性企业。这些家族的背后多成立了家族议会以管理百年繁衍的后代,并选拔委员会代表监督,防止股权分散,管理家族事务及家族所持有之企业事务。旗下多设有基金会、信托、家族办公室、基金等,家族成员集体透过这些控股单位与董事会接轨,影响所属集团公司的决策。大部分欧洲家族仍保有在管理层一定的控制力,而且进入家族企业工作的后代不在少数,欧洲企业十分强调家族与企业目标的一致性。

四.华人应该有华人特有的家族治理模式探索

如何从家庭企业成长为家族企业进而成为百年永续企业,是对传承制度的挑战。家族企业突破富不过三代魔咒的关键,在于成功的传承模式设计与执行。华人可参照不同的社会结构、行业状况与经营环境,遵循创办人的愿景,设计出符合华人不同国情风俗的最佳家族治理模式。

家族随着第一代创业,进入第三代的家族企业,家族企业由单一企业成长为集团家族或家族集团。企业股权仅为家族中的一部分资产,资产组合开始多样化持有不动产、艺术品、现金资产等。家族管理机制应需要相对发展与调整,考虑家族的财务资本,以及创业家的人脉资本与经验资本,形成最佳的家族治理模式。

很明显,家族治理模式并无最佳模,模式的选择会因为行业竞争程度、公司的商业模式、家族历史长短、领导人理念、是否公开上市以及所处的税务、法规及金融环境等等而有所不同。

但传承模式之选择,会影响并造就企业竞争优势。欧系传承模式历史较久,经验、人脉与金融资本长期累积,让欧系企业在奢侈品、药品及精密工业等相关行业有竞争优势。反观美系传承模式,历史较短,较重财富传承,治理结构较精简亦较少有制约,除特定垄断性行业与金融行业具有大型化规模优势外,美系企业在科技与创新方面有较强的竞争优势。

台湾企业家的创业模式在中国内地重新产生。企业家专注事业,后代送出国留学,事业打拼后红粉知己多,造成后代家产纷争多,二代接班实务困难,造成股权分化,决策不易,效率不彰,家族分家。虽然两岸经济发展不同,但发展模式非常接近,中国内地仍在起跑阶段,香港与台湾已在接棒换手接段。不论是参考欧洲模式的复合传承模式或美国模式的财务传承模式,华人应该有华人特有的家族治理模式探索。